你现在所在的位置   金瓶梅论点

警世之作《金瓶梅》

发布日期:2014年11月19日 来源:刘文嫡画说金瓶梅 浏览:

       在中国文学史上,批判禁欲的作品不少,批判纵欲或曰性自由的作品却不多。事实上,性自由在有权有钱有名的人那里,由来已久。禁欲造成的后果主要是对个体生命(如《牡丹亭》中的杜丽娘,《春波影》中的冯小青)自然欲望的扼杀,而性自由造成的后果则是危害社会,危害他人,同时也毁灭了性自由者个人。《肉蒲团》一类小说从因果轮回、善恶报应角度写性自由,意义肤浅,境界低下,难避淫奔诱恶之咎。《金瓶梅》则不同,它写的是性自由及其造成的社会悲剧、家庭悲剧和个人悲剧,振聋发聩,足以警示后人。

  《金瓶梅》的主人公西门庆是个最大的性自由主义者。他的性自由包括几个方面:一是一夫多妻,二是宿妓嫖娼,三是淫人妻女。西门庆的性自由动机不同,有的是性欲发泄,如与如意儿、王六儿、贲四媳妇等人的性关系;有的是出于两性之间先天色貌的互相吸引,如与潘金莲、李瓶儿、宋惠莲、李桂姐、郑爱月等人的性关系;有的是为维持一夫多妻的家庭关系,具有尽义务性质,如与吴月娘、孟玉楼、李娇儿等人的性关系;有的是因有所用而以性生活维持关系,如与孙雪娥的关系,主要是为了让她做饭、捶腿捏腰;还有的则是性娱乐,以寄托空虚的灵魂。如与林太太、书童等。

  西门庆性自由造成的社会后果之一是导致了许多家庭的破亡。武大被西门庆一脚踢病,接着又被潘金莲用药毒死。西门庆的性自由得到了满足,潘金莲也从性压抑下暂时解放了出来,而弱善的武大却被惨无人道地剥夺了生存的权利。

  西门庆的帮会兄弟花子虚在外眠花卧柳,昼夜不归,妻子李瓶儿空守其房,西门庆乘机而入。花子虚向妓女追求性自由,西门庆向他妻子追求性自由,他俩各自性自由并没有导致人人都得到性自由“皆大欢喜”的美好结局。

  如果说武大、花子虚两个家庭的破亡还与各自女主人感情不遂意不无关系,那么宋惠莲和来旺的家庭则是个有夫妇感情的家庭。但自从西门庆的性自由侵入到这个家庭领地后,原来和睦的家庭出现了危机。宋惠莲也是一个性自由主义者,但她和潘金莲不同的是不同意西门庆害死丈夫来旺。而西门庆为了满足性占有的欲望,不择手段地要置来旺于死地。来旺受尽折磨后被递解老家徐州,宋惠莲在家破夫离的情况下自缢身亡。宋惠莲父亲宋仁状告西门庆,被害而死。

  这几个家庭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不尽如人意之处,但却是可以维持成员个体生命的家庭。这些家庭因西门庆的性自由而破亡,没有给当事人带来幸福,也没有给社会带来进步,更没有使社会更加人性化。

  西门庆性自由导致的又一社会后果是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寄生群体,包括以拉皮条混饭吃的应伯爵、王婆之类帮闲媒婆,以色赚钱的李桂姐、吴银儿、郑爱月、郑爱香等一批妓女,以色邀宠的潘金莲、庞春梅、宋惠莲等妻妾佣人,还有酒足饭饱无所事事发泄性欲以寄托空虚的灵魂并想借助西门庆挟制儿子的林太太。他们是一批寄生虫,像癌细胞一样,一旦在全社会扩散开来,导致精神疲软,在外族入侵面前,全失去抵抗能力,只有靠周守备这样的人领兵抵抗侵略,可悲的是他的升迁还要西门庆说话,他的爱妻庞春梅还在家里和人大搞性自由。周守备抗敌身死,金兵南下,如入无人之境。《金瓶梅》结尾真实再现的南宋末年那不堪回首的一幕,足鉴千古。

  西门庆的性自由给自己家庭也没有带来幸福。潘金莲、李瓶儿之类投身西门庆本来是为了性生活的幸福和满足,而西门庆的性自由使她们的性生活既不幸福也得不到满足,还引发了一系列家庭矛盾。西门庆的性自由还导致妻妾与仆人之间、妻妾与妓女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相互交错,互相影响,使这个家庭从早到晚处于无休止的争斗中。封建家庭是以封建伦理为纽带来维持的,而西门庆的家庭则是以性关系为纽带维持的。西门庆在众妻妾争风吃醋的矛盾中,虽然用尽了性惩罚、性冷淡、性温存、性调和等各种方法,有时还以夫权相加,或辅之以物质刺激,但始终没有收到预期效果。西门庆纵欲早死,撇下一大堆年龄不满三十的寡妇,祸患接二连三地降临到他的家庭。正如吴月娘所说:“死了汉子,败落一齐来,就这等被人欺负,好苦也。”西门庆性自由酿成的苦酒,却要他的遗孀为之吞饮。

  西门庆的性自由给后代造成无穷祸害。他的女婿陈经济初到其家避难,还比较腼腆,后来,受西门庆性自由的熏陶感染,也变成了一个性自由主义者。西门庆在世时,他还只是偷偷摸摸,不敢过分放纵自己,西门庆一旦死去,他便无所顾及,今天奸金莲,明天占金宝,后天宿春梅,乌烟瘴气,俨然成了西门庆性自由的继承人。西门庆独生女儿西门大姐就是由于丈夫陈经济的性自由而丧命的。李瓶儿好不容易为西门庆生了个儿子官哥,因为引起潘金莲嫉妒,不断受到惊吓而夭亡。吴月娘倒是在西门庆死后为他生了个遗腹子孝哥,但孝哥却走上了和西门庆性自由相反的生活道路——绝欲,当了和尚。

  西门庆的性自由不但给社会、给家庭带来悲剧,而且也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首先是结怨于人,武大、武松、花子虚、蒋竹山、来旺、小铁棍母子等。这些弱者在西门庆势盛时,无力与之对抗,却在西门庆性命垂危时催命逼债,或在他死后落井下石。作者写李瓶儿葬礼风光盛大,西门庆丧礼冷冷清清,一盛一衰,对比鲜明。

  其次,西门庆的性自由经常引起众妻妾的不满。正妻吴月娘为此而和他反目,后虽和解,但一有机会便责骂他“狗改不了吃屎”;潘金莲和西门庆是情深意笃的,但潘金莲对西门庆的一夫多妻不满,对西门庆在外嫖娼不满,对西门庆奸占女仆不满,一句话,对西门庆性自由不满。潘金莲对西门庆的不满由敢怒不敢言到敢揭敢骂,最后干脆以性自由对性自由,她还振振有词地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塌下来”。李瓶儿虽然没有像潘金莲那样发泄对西门庆的不满,但她的死却是对西门庆性自由的控诉。孟玉楼性格内向,喜怒不大外露,但也时不时地对西门庆冷嘲热讽几句,或者以害心口疼抗议。西门庆性自由的结果是众叛亲离,死后为他守节的只有生前不受宠爱的吴月娘。

  再次,西门庆一生遭遇过三次政治危机,但这几次危机不但没有奈何他,反而成了他结交权贵,当官升官的契机。但性自由却断送了他的性命。正如吴神仙为他诊病时所说:“酒色过度,肾水虚竭,病在膏肓,难以治疗”。所谓“一己精神有限,天下色欲无穷”,“嗜欲者深,其天机浅”,只知贪淫乐色,却不防油枯灯尽,髓竭人亡。这一次他没有去东京求助于干爹蔡太师,因为蔡太师帮不了他的忙。性自由是要以生命预支作代价的。节欲型人物吴月娘和孟玉楼,分别活了70岁和63岁,西门庆等性自由主义者都只活了30岁左右,这一对比,正是《金瓶梅》主题的重要表现。《金瓶梅》开始写潘金莲药死武大,快结束时又写潘金莲用春药药死西门庆,一前一后,遥相呼应。

  早在《金瓶梅》产生之前,元朝天顺帝就因为淫欲过度,尿血而死;明朝的穆宗皇帝循用媚药,“致损龙体”,死于纵欲;明万历年间的所谓改革家张居正,因嗜媚药,恣情纵欲,死于女色。在文人墨客中,因欲过度而伤身损寿的也不少。《金瓶梅》中西门庆的典型意义,不限于官、商、霸一类人。

  《金瓶梅》的写法是先扬后仰,先写性自由的快感,后写性自由的后果,性自由及其后果好像是围绕轴心摆动的对称的两极。西门庆性自由给本人带来的快感一个接着一个,以至于掩盖了已经显露或者尚在潜伏之中的危机,其结果是险情一旦暴发便不可收拾。快感写到极致,后果才会震撼人心,嗜欲如嗜毒。贪欲者必自毙。理解了这一点。我们也就不会埋怨作者对性关系的细腻描写了。

此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王志武(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上一条:《金瓶梅》晚明世情的斑斓画卷
下一条:《金瓶梅》被创作成连环画作面世
Copyright © 2010-2013 中国女子画院-北京和平国画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2806号 电话:010-81669268 
 E-mail:BL468@163.com wangzhen6588@163.com 地址:北京通州区云景东路488号1号楼B座1010室 在线留言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