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所在的位置   我看金瓶梅

金瓶梅第五十七回

第五十七回        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


诗曰:
    野寺根石壁,诸龛遍崔巍。
    前佛不复辨,百身一莓苔。
    惟有古殿存,世尊亦尘埃。
    如闻龙象泣,足令信者哀。
    公为领兵徒,咄嗟檀施开。
    吾知多罗树,却倚莲花台。
    诸天必欢喜,鬼物无嫌猜。

道长老募修永福寺
  话说那山东东平府地方,向来有个永福禅寺,起建自梁武帝普通二年,开山是那万回老祖。怎么叫做万回老祖?因那老祖做孩子的时节,才七八岁,有个哥儿从军边上,音信不通,不知生死。老娘思大儿,时常啼哭。忽一日,孩子问明母亲原由,说:“有何难哉!娘,如今哥在那里?早晚间走去抓寻哥儿,讨个信来,?”那婆婆说道:“你哥直在那辽东地面,去此一万余里,好汉,也走四五个月才到,”那孩子说:“ 我去寻哥儿就回也。”一溜烟去了。那婆婆追之不及,看看红日西沉,那婆婆就说:“靠天靠地,靠日月三光。若的俺小的儿子来了,也不枉了俺修斋吃素的念头。”只见那万回老祖忽地来到娘跟前,讨的哥儿平安家信来,果然是他哥儿手笔。又取出一件汗衫,带回浆洗,也是婆婆亲手缝的,毫厘不差。因此哄动了街坊,叫做“万回”。日后舍俗出家,就叫做“万回长老”。果然道德高妙,神通广大。因此敕建永福禅寺,做万回老祖的香火院,正不知费了多少钱粮。正是:
    神僧出世神通大,圣主尊隆圣泽深。
  不想岁月如梭,时移事改。那万回老祖归天圆寂,一个个多化去了。只有几个惫赖和尚,养老婆,吃烧酒,不消几日儿,把袈裟也当了,殿上椽儿、砖儿、瓦儿换酒吃了。弄的那雨淋风刮,佛像儿倒的,将一片钟鼓道场,忽变作荒烟衰草。三四十年,那一个肯扶衰起废!不想有个道长老,原是西印度国出身,因慕中国清华,打从流沙河、星宿海走了八九个年头,才到中华区处。迤逦来到山东,就卓锡在这个破寺里,面壁九年,不言不语,真个是:佛法原无文字障,工夫向好定中寻。忽一日发个念头,说道:“呀,这寺院坍塌的不成模样了,到今日,咱不做主,那个做主?况山东有个西门大官人,居锦衣之职,他家私巨万,富比王侯,前日饯送蔡御史,他见寺宇倾颓,就有个鼎建重新的意思。若得他为主作倡,管情早晚间把咱好事成就也。咱须去走一遭。”当时唤起法子徒孙,打起钟鼓,举集大众,上堂宣扬此意。那长老怎生打扮?但见:
    身上禅衣猩血染,双环挂耳是黄金。
    手中锡杖光如镜,百八明珠耀日明。
    开觉明路现金绳,提起凡夫梦亦醒。
    庞眉绀发铜铃眼,道是西天老圣僧。

      长老宣扬已毕,就叫行者拿过文房四宝,写了一篇疏文。好长老,真个是古佛菩萨现身。于是辞了大众,着上禅鞋,戴上个斗笠子,一壁厢直奔到西门庆家里来。


开缘簿千金喜舍
  一会儿,只见那募缘的道长老已到西门庆门首了。高声叫:“阿弥陀佛!是西门老爹门首么?那个掌事的管家与吾传报一声,说道:求福有福,求寿有寿。──东京募缘的长老求见。”原来,西门庆平日原是一个撒漫使钱的汉子,又是新得官哥,心下十分欢喜,也要干些好事,保佑孩儿。不一时,请那长老进到花厅里面,打了个问讯,说道:“贫僧出身西印度国,行脚到东京汴梁,卓锡在永福禅寺,面壁九年,颇传心印。止为那宇殿倾颓,琳宫倒塌,贫僧想起来,为佛弟子,自应为佛出力,因此上贫僧发了这个念头。贫僧记的佛经上说得好:如有世间善男子、善女人以金钱喜舍庄严佛像者,主得日后早登科甲,故此特叩高门,不拘五百一千,成就善果。”就把锦帕展开,取出那募缘疏簿,双手递上。不想那一席话儿,早已把西门庆的心儿打动了,不觉的欢天喜地接了疏簿,就叫小厮看茶。揭开疏簿,只见写道:伏以白马驼经开象教,竺腾衍法启宗门。大地众僧,无不皈依佛祖;今有永福禅寺,古佛道场,焚修福地。启建自梁武皇帝,开山是万回祖师。那时钟鼓宣扬,尽道是寰中佛国;西门庆看毕,对长老说:“实不相瞒,在下虽不成个人家,也有几万产业。有意做些善果。去年第六房贱内生下孩子,咱万事已是足了。因见庙字倾颓,实有个舍财助建的念头。蒙老师下顾,那敢推辞!”拿着兔毫妙笔,西门庆说道:“就写上五百两。”那长老打个问讯谢了。西门庆又说:“我这里内官太监、府县仓巡,一个个都与我相好的,我明日就拿疏簿去要他们写。写的来,就不拘三百二百、一百五十,管情与老师成就这件好事。”当日留了长老素斋,相送出门。正是:

    慈悲作善豪家事,保福消灾父母心。


薛姑子劝舍《陀罗经》
  西门庆送了长老,转到内院里头,只见那潘金莲唠唠叨叨,没揪没采,不觉的睡魔缠扰,打了几个喷涕,走到房中,倒在象牙床上睡去了。李瓶儿又为孩子啼哭,在房中看官哥。只有吴月娘与孙雪娥两个看着整办嗄饭。西门庆走到面前坐的,就把道长老募缘与自己开疏的事,备细说了一番。大家嘻笑了一会。那吴月娘毕竟是个正经的人,不慌不忙说下几句话儿,到是西门庆顶门上针。正是:
                 妻贤每至鸡鸣警,款语常闻药石言。
      月娘说道:“哥,你天大的造化,生下孩儿。你又发起善念。广结良缘,岂不是俺一家儿的福分!只是那善念头怕他不多,那恶念头怕他不尽。哥,你日后没搭煞贪财好色的事体少干几桩儿,却不[亻赞]下些阴功,”西门庆笑道:“你的醋话儿又来了。却不道天地尚有阴阳,男女自然配合。都是前生分定,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的富贵。”月娘笑道:“狗吃热屎,怎生改得!”
  正在笑间,只见王姑子同了薛姑子,提了一个盒儿,直闯进来,朝月娘打问讯,又向西门庆拜了拜,月娘一面让坐。看官听说,原来这薛姑子不是从幼出家的,少年间曾嫁丈夫,在广成寺前卖蒸饼儿生理。与寺里的和尚、行童调嘴弄舌,刮上了四五六个。又有那应付钱与他买花,以后,丈夫死了,就做了个姑子。专一在士夫人家往来,包揽经忏。闻得西门庆家里豪富,侍妾多人,思想拐些用度,因此频频往来。
      只见潘金莲睡觉,听得外边有人说话,便走向前来听看。见李瓶儿在房中弄孩子,一同走到月娘房中。大家道个万福,各各坐地。西门庆因见李瓶儿来,又把那道长老募缘与自家开疏舍财,替官哥求福的事情,又说一番。不想恼了潘金莲,抽身竟走,喃喃哝哝,竟自去了。那薛姑子听了,就站将起来,合掌叫声:“佛阿!老爹你这等样好心作福,怕不的寿年千岁,五男二女,七子团圆。只是我还有一件说与你老人家──这个因果费不甚多,更自获福无量。你若干了这件功德,就是那老瞿昙雪山修道,二祖师投崖饲虎,也比不得你功德哩!”西门庆笑道:“姑姑且坐下,细说甚么功果,我便依你。”薛姑子就说:“我们佛祖留下一卷《陀罗经》,什么获福无量等等说来一大堆。灾去福来,最后说到经板只没人印刷施行。老爹只消破些工料印上几千卷等等。

戏雕栏一笑回嗔
  正说的热闹,只见陈敬济要与西门庆说话,寻到卷棚底下,刚刚凑巧遇着了潘金莲凭栏独恼。猛抬头儿见了敬济,就是猫儿见了鱼鲜饭一般,不觉把一天愁闷都改做春风和气。两个见没有人来,就执手相偎,剥嘴咂舌头。两个肉麻顽了一回,又恐怕西门庆出来撞见,连算帐的事情也不提了。一双眼又象老鼠儿防猫,左顾右盼,要做事又没个方便,只得一溜烟出去了。且说西门庆听了薛姑子的话头,不觉又动了一片善心,就叫玳安拿拜匣,取出一封银子,准准三十两,便交付薛姑子与王姑子:“即便同去经坊里,与我印下五千卷经,待完了,我就算帐找他。”正话间,只见书童忙忙来报道:“请的各位客人都到了。”少不的是吴大舅、花大舅、谢希大、常峙节这一班。西门庆忙整衣出外迎接升堂。就叫小厮摆桌儿,不一时,大鱼大肉、时新果品,一齐儿捧将出来。只见酒逢知己,形迹都忘。猜枚的、打鼓的、催花的,三拳两谎的,歌的歌,唱的唱,顽不尽少年场光景,说不了醉乡里日月。正是:
    秋月春花随处有,赏心乐事此时同。

Copyright © 2010-2013 中国女子画院-北京和平国画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2806号 电话:010-81669268 
 E-mail:BL468@163.com wangzhen6588@163.com 地址:北京通州区云景东路488号1号楼B座1010室 在线留言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嘉宾